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新闻资讯

深圳对利于华为失去吸引力,苏州、东莞等你到来!

0阅读次数:228发布日期:2016-05-23     作者:转载     关键词:超声波清洗机,喷淋清洗机

一则关于深圳龙岗区官方报告中提出的“服务华为”的消息在朋友圈刷屏。该报告中提到,“1~2月,华为产值占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的47%以上,并且产值增速将近40%,比全区水平高出将近25个百分点,若剔除华为,我区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则下降14.3%。”行文间透露的是政府对于华为外迁的焦虑和担心。

近几年深圳的人力成本和租金成本都在明显上涨,特别是去年一年的“一路狂奔”让不少制造企业感受到了租金费用导致的压力。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将工厂搬回了内地人力资源丰富、成本较低的城市,只将研发和销售部门留在了深圳。

早在2012年,华为就在东莞松山湖注册了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这几年又加大了对松山湖的投资,种种的动作让“外迁”的可能性增大了许多。

华为在5月22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应称,该公司从未有计划将总部搬离深圳。

“华为早在十多年前,就开始在中国乃至全球各地设立各类分支机构或研究所,以更好地支撑公司全球化业务开展,在此过程中对部分业务所在地进行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但显然,深圳已经并非华为的唯一选择。而华为总裁任正非也直言深圳房地产过度发展对工业有挤出效应,“深圳房地产太多了,没有大块的工业用地了。大家知道大工业的发展,每一个公司都需要一定的发展空间”。

华为搬不搬

1988年,在杂草丛生的深圳湾畔,两间简易房里,43岁的退役部队团职干部任正非,和其他5个人一起凑了2万多元钱办了华为,早期主要业务是代销香港的一种通讯交换机。如今,已经成长为通信领域世界级的领导者,华为每年的营收达到3950亿元人民币,并且在深圳的纳税大户中数一数二。

伴随着业务的增长,“华为渐进式外迁”的话题近年来不绝于耳。2013年,一名华为的员工曾经在网上曝光了几张华为在东莞的松山湖基地图片,欧洲小镇的建筑风格蕴含在低密的松山湖之中,美不胜收,该名员工表示“里面还有轻轨电力小火车当作穿梭交通工具”,则不由让人想象一个新的华为王国的诞生。

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人余承东也在自己的微信上转发过类似的“规划蓝图”,同时“吐槽”深圳办公室附近的交通状况过于糟糕。“早晨6:45出发,不超过25分钟可以到公司。但超过7:00之后出发,就会遇到浩浩荡荡的公司员工私家车队伍而大堵车,需要一个小时,尤其是天安云谷那地方,很多人建议消费者BG早上7:30上班,不知道大家意见如何?”

在华为人轻松的互动中,一种华为“撤离”深圳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大。虽然近几年频传华为在南京、廊坊等地拿地,但是东莞的“总部基地建设”的可能性则显得更为“靠谱”。

从2005年的聚信科技有限公司的成立,到2012年的拿地并被要求2015年建成,以及2013年规划的曝光,华为和松山湖越走越近。在东莞新出炉的2015年的企业纳税排行榜中,华为终端(东莞)有限公司拿下了主营业务收入和纳税两个第一,外界估算纳税额在20亿元左右。

根据东莞市政府官方提供的消息,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主要从事通讯设备行业,总占地面积约1900亩,总投资100亿,其中一期项目计划投资35亿,占地面积约60万平方米。2014年,松山湖华为终端总部项目完成投资4亿元,占年度投资计划的133.3%,2015年计划投资5亿元。

目前华为在东莞的业务主要是终端方面的业务,这几年终端发展也非常快,新增的业务部门在深圳这边根本坐不下,部分业务放在东莞也是发展的需要。”华为终端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华为官方否认了总部搬迁的传闻。“华为在各地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和研究所,这是业务发展的需要。”华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所谓的搬迁消息不实。在此前,华为创办人任正非也几次表态称华为不搬。

但深圳确实并非华为唯一的重心了。此前,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也表示,无论深圳是否愿意,制造业企业肯定是往成本低和公共服务也不错的地方跑。


盖博
首页 / 关于GAIBO / 产品展示 / 成功案例 / 新闻资讯 / 技术支持 / 人才招聘 / 联系GAIBO
Copyright © 2016 重庆盖博试验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备11006008号-2